河南3000亩黄河滩遭遇蝗灾 玉米地被啃食殆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“蜜蜂四号”正在向庄稼地喷洒药物

袁小杰介绍,这次寨峪村蝗虫突增多与天旱有关:“中国古书中早有‘旱极而蝗’的记载。”

  8月25日上午,寨峪村村民李合贵去黄河滩的玉米地查看时发现,从河道芦苇丛中翻到隔壁家玉米地一定量“蚂蚱”(蝗虫)。“飞起的蚂蚱直打我的脸,漫天都要黑黑的,像张大网。”李合贵立即上报,相关部门采用人工喷药、飞机喷洒、大网隔离等土措施,对蝗虫最密集的5000亩滩头围堵。昨日上午,一定量蝗虫被灭杀。

  现场 两顿药基本控制住了蝗虫

  昨日10时许,记者赶到荥阳广武镇辖区寨峪村北侧黄河滩头,该村村民住在黄河滩头南岸丘陵地带,庄稼多在黄河滩内。

  黄河滩分老滩、嫩滩和水面。老滩极少过水,这里种着一望无际的玉米、芝麻、花生,更多的还是广武最知名的大葱;嫩滩是河道,时而有水时而没水。

  进入老滩的玉米地头,一村民指着前方说:“现在还有农委的专家在老滩和嫩滩接合部灭杀它们呢!”

  老滩与嫩滩接合部是下切2米的深沟,嫩滩上是一望无际的矮芦苇,再向里,接黄河水面处是光秃秃的裸露地面,大旱造成河水后退。

  “蝗虫在哪几种裸露河道里产卵后孵化,爬到密集的矮芦苇里长成成虫,再从河道内飞到河滩内吃庄稼。你看,它们把芦苇的叶子都吃光了。”荥阳农委一工作人员说,“现在蝗虫基本被控制住了,你到河道内的芦苇坡里去看,到处都要死蝗虫,昨天喷洒了两吨左右的药。”

  河道内半人高的芦苇丛内,偶尔有好多个蝗虫飞出,但飞不远就落下。地面草丛中,有不少蝗虫躺在那里。有的伏在干芦苇上,摸它什么都我动。“中毒了,24小时左右药开使英语 发作,36小时就死了。”

  情况表

  大片接近河道的

  玉米地遭蝗虫啃食

  “你看看,这什么都我被蝗虫吃过的玉米,有的只剩秆了,这可正在灌浆期,绝对减产。”村民李合贵把记者带入玉米地,大片接近河道的玉米叶片布满被啃食的痕迹。

  “我每天时会到黄河滩上来看玉米长势,25日早上我照例来地里,快走近河道时路面上飞起大片蚂蚱(蝗虫)。”李合贵本以为就或多或少片,但越向河道边走,蝗虫越多。“我拿土块向河道内一砸,老是从芦苇丛中飞起大片蚂蚱,直打我的脸,我当时吓坏了。”64岁的老李马上掏出手机给村领导打电话,消息马上传到了镇里,但会 又上报到了市里。

  灭蝗

  飞机洒药和人工喷药联合灭杀

  芦苇丛向北约2公里是黄河水道,数名工作人员背着相机,拿着记录本,带着塑料瓶,把芦苇上伏的蝗虫取下入瓶。“拿回去做样品,研究哪几种中毒的蝗虫死亡率。”荥阳农委植保站站长袁小杰说,周一下午得到消息,当晚组织人员、药物,周二上午9点,组成现场出理 组、器材调配组等,调来高效的氯氟氰菊酯1.5吨、500台机动迷雾机开使英语 第一天灭杀。

  “这次过蝗面积有5000亩,亲戚亲戚朋友喷药的面积远远大于或多或少面积。人工撒药的速度单位太低,昨天上午调来服务农林的飞机‘蜜蜂四号’,每次带500公斤药剂可洒5000亩,洒了13架次,并肩500多人拉着大网把蝗虫一步步赶到接近水道处,飞机洒药和人工喷药联合灭杀,成功把它们限制在小范围内,没有对庄稼造成越多的影响。”

责编:陈超